境天冷眼旁观这场没有意义的宴席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表于:2020-06-04 21:50  点击:
紫炼以迅雷之速冲回古董店,看见李逸那副乐天模样,不禁松下心中大石。“太好了,你没死。”李逸愣住,翻到一半的报纸就停在半空。没死?这是诅咒还是最新的打招呼方式?他捏
紫炼以迅雷之速冲回古董店,看见李逸那副乐天模样,不禁松下心中大石。“太好了,你没死。”李逸愣住,翻到一半的报纸就停在半空。没死?这是诅咒还是最新的打招呼方式?他捏捏手臂上的小肌肉,正经回答:“是呀,我活的不错,三餐都有正常吃、每天也有大便,睡觉没失眠。”“谁管你大不大便。”紫炼嫌恶的蹭蹭鼻子。“我救出境天了,同时也得罪魔界,你……”“我去收东西!”李逸一溜烟往楼上逃去。紫炼看着李逸消失的楼梯口想道:“倒是挺识相的,不愧是老人家。”他身子往上飞跳,穿过天花板比李逸快一步进入房间。李逸粗鲁的撞开房门,看到紫炼在内不由得吓到,想想又觉得正常,他翻出一只大皮箱,开始将乱七八糟的东西往里倒。紫炼与李逸互不打扰,他迳自往房间中央的黑色纱帐走去,里头是他困住的三只黑影魔卒。紫炼伸出手指触碰黑雾做成的纱帐,凝神一抽!黑雾尽被手指吸入。揭掉黑雾纱帐,里头三只被钉住的黑影立现眼前。紫炼看着魔卒,目前有两条路可选,一是杀掉、二是掳走,选错就麻烦大了。他踌躇半刻反手摊开掌心,手指往内屈起道:“上来!”掌心马上跃出漩状水纹。三只黑影魔卒身形缩成牙签大小,二话不说往紫炼掌心跳去,噗通一声没入他掌中的漩涡。紫炼转头问道:“好了没?”“行了行了。”李逸使用蛮力将皮箱压合,拖着快被撑爆的皮箱,他反催着紫炼:“快走快走,不然魔界找来就逃不掉了。他们杀人不眨眼的,我这把老骨头要是被抓住会散架的。”“得了吧你。”紫炼翻翻白眼,将黑雾洒向李逸。亚帝国宫殿中,看不见有人在担心魔界入侵一事,似乎每个人都很快乐,黄马尤其开心,既有境天这位美人作伴,也有绝代这位佳人在旁。王与其他地精说是要款待境天,却自个儿喝的醉茫茫。地精们手牵着手,在前花庭不亦乐乎的跳舞。李楚就可怜了,明明是亚帝国的伯爵但却失宠了,只能默默垂泪的窝在一角。所以他讨厌境天嘛,老是抢他的风采。举杯消愁,他豪迈的将酒咕噜倒入喉中,却呛的把酒从鼻孔喷出,“咳咳咳……”其余几只魔物各据一角,遗眦周围冷冷清清,没人敢靠近他;八脚蜘蛛怪的圆丑忙着在宫殿出口吐丝结网,他是属于质动力型的,每一根白丝都比铁坚韧、比棉花柔软。黑袍骷髅人的仇冠,被几只小地精缠住,他们对他的残破黑袍挺感兴趣,又拉又扯的让仇冠离不开脚。见紫炼从外头回来,众地精醉醺醺叫着:“师父!”“师父。”“师父要不要喝?”紫炼越过层层阻碍,总算回到水晶宫殿中,一瞧连王都醉的神智不清,有些不知该说什么。他抖抖衣袖,李逸变魔术般从紫炼的袖口跌出,皮箱敲到地面终于爆开!衣服杂物散满地。“爷!”李楚从某个不明的方向出现,抱着李逸演出天伦重聚记。“紫炼。”耍孤僻的遗眦挪向紫炼,重新提起申请:“我要回魔界。”“魔界?你确定?你现在是通缉犯欸.”紫炼好言劝说,一半是基于私心,要是遗眦回去岂不少了份力量。“我得回去。”遗眦态度坚毅。为了不让遗眦反感,以后能留着这颗棋子使用,紫炼摆出万分不舍与担心的表情,“好,我送你回去,你要自己小心点。”感谢紫炼的明理,遗眦九十度鞠躬:“谢谢。”紫炼看向其他人问道:“还有人选择要回去魔界的吗?”半晌没有其他魔物表示,他才发动回动力将遗眦送走。绝代忽然出现在紫炼身旁,眨着大眼问道:“好奇怪喔,之前我想来人间界玩,但是都没办法欸,你怎么把我们弄来的?而且现在又可以把遗眦弄回去。”“魔界在三千年前被设置结界,但结界是针对魔物架设的,因此你们无法在其他界限来去。但我是妖怪,由我发动移转术法的话,你们便能像行李一样由我带进、带出。”虽然不是很懂,但绝代还是点点头。“不说这个,以后我们要怎么办?”骷髅人仇冠用地狱发出的声音询问。连紫炼都不禁起鸡皮疙瘩,他一边搓搓脸上竖直的寒毛说:“暂时躲在人间界吧,或者你们想去昆仑、巡魔之界、冥界、精灵界,我也可以代劳。”“嗯……”仇冠没再表示。境天却在此刻发话:“留下呗,先观察魔界的动静,我们走一步是一步。”魔物们互看对方,见无人发表意见遂点头同意。境天接着说:“那大家就……士农工商,尽量醉、尽量玩。”话罢,拉着紫炼往一旁角落走去。站定位置,他示意紫炼架起回动力圈,下面要说的内容是机密,怎么也不能被听见。紫炼只稍境天动动指头便知道境天要干嘛,他不着痕迹的做出一个回动力圈,别人仍可见到他们,却无法得知他们说话的内容。“好了,讲吧。”“为什么魔界无法杀掉我?”境天得了解根源,这不但会变成他的优势,要是被发现原因,也会成为致命伤。“啊,原来你不知道?你是怎么活到今天的。”紫炼还以为境天要问什么勒,摆出一张不可思议的表情。“我该知道吗?”境天忍住不爽。“你是人间界的天地精气变成的,你的本体不是太极图中的两颗金丹,也不是你的名字、更不是什么残留人间的怨念。”“继续说。”境天微感震撼,他居然连自己的本体是什么都不晓得,竟得由紫炼开示。“上回你的意识残留人间也不是怨气太深,算是七个名字的失策,真正要杀掉你的话得……”紫炼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。境天越听越寒,他冰冷着脸道:“不怕我宰了你?这样就没人知道杀我的方法了。”紫炼不在乎的反诘,“你会杀我吗?”结束完秘密对话,境天与紫炼回到人群之中。境天心情颇复杂的举杯狂喝,几杯黄汤下肚却丝毫没事。紫炼忍不住调侃:“不喝醉,是要喝心酸的吗?别浪费人家的酒了。”说罢,他抢过境天的酒杯一饮而尽,带着醺然加入地精的舞蹈里狂欢。境天冷眼旁观这场没有意义的宴席,据紫炼方才说的,他的本体不死,所以他才能苟活;但魔界用百炼炙焰烧他,已把他存放真元力的两颗金丹烧毁,所以就算他重新集气仍无法充电。目前的他等于一缕游魂。“唉。”境天不禁悲哀。亚梨娜拉拉境天的衣领关切:“怎么了?”“乖乖。”境天随便搓搓亚梨娜的头敷衍,心里仍是金丹的事。当时托李楚的福重得金丹,借由里面微剩的力量找到伽夜;后来因金丹的能力未完全被开发,瞎忙了一阵,终于得知名字是开启金丹潜力的钥匙;没想到今日被魔界的百炼炙焰一烧,金丹从此消失无踪。又要重炼一颗吗?两颗?天呀,那得花几百年?不如去抢好了!境天异想天开,他认真的考虑是不是要去抢。但金丹这种东西是每个人专属的,抢来说不定也不能用,毕竟这种案例闻所未闻。没有意识的起身,亚梨娜没抓紧,咚的摔到地上。境天像没看见直接跨过去,对喝醉的紫炼招招手:“紫炼,来一下。”连叫了几声,紫炼才听见,“嗄?”他摇摇晃晃的靠过来,“干嘛?阻挡老子喝酒是死罪,你不知道吗?”真的醉了,境天不由想着。他唯恐天下不乱的拍手吆喝:“尽量喝,来哟、来哟!紫炼表演酒瓮灌蟋蟀。”众人眼光被吸过来,紫炼白痴的嘿嘿两声,还真的抱起三十公升装的酒瓮往肚里灌。众人在左右叫好,纯粹是看好戏的怂恿他继续喝。绝代靠向境天问道:“他是笨蛋吗?”“某些人一沾酒就会智商减到五岁,紫炼是其中之一。”境天好心解释。绝代的插入惹来亚梨娜白眼,亚梨娜吃味的钻到境天与绝代中间,不让绝代与境天太亲密。见紫炼醉的差不多了,境天排开众人前去搀扶紫炼,并对亚梨娜道:“可以给我一间房间吗?我带紫炼去休息。”在亚梨娜的领路下,境天与紫炼独处一室。境天吩咐别让闲杂人等打扰,以紫炼要休息为借口。紫炼还在喃喃着讨酒喝,境天趁机赏他两巴掌:“醒醒!喂,醒一下!”“干嘛?”紫炼几乎没有回击余力,他连说话句子都糊在一起。“送我去昆仑。”境天来不及说完下半句,紫炼的黑雾已将他带往昆仑。到达风光明媚、空气新鲜的昆仑,境天却是不禁滴下冷汗,他目前是游魂欸,就算杀不死……单身来到昆仑下场会比死还糟。果然不该和酒鬼打交道,他挖坑给自己跳了。双手拱在嘴边,境天朝天大喊:“伽夜!我来了!快来接我,不然我会被拨拨鼠吃掉。”叫完后转个身,又叫了一遍。远方的伽夜一怔,似乎感应到境天的气息出现在昆仑,他闭上眸子认真再感应一次, 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果然是境天!灵识追寻着境天的气息而去, 手机上打现金麻将棋牌游戏耳廓子出现若隐若现的呼唤, 二八杠游戏平台下载似乎是在说:“伽夜, 最多人玩的棋牌游戏救命呀─”“救命?”伽夜惊觉事态严重,奋然起身往境天的方向飞奔。耳边,境天的声音随着距离渐近反而变弱,伽夜一颗心不由的拧起。加快速度,眼睛一瞥,大老远就看见境天趴在地上,努力想爬离从地面钻出的五、六只魔兽。魔兽等级非常低,一巴掌就能呼死它们,覆着一层金色甲壳的头部像极了虾子,下半身埋在土中,难估计全身有多长。两只像章鱼软绵绵的触手长在头顶,一直骚扰着境天,欲把境天捆进土中慢慢享用。境天拨之不及,一只腿被绑住了。“哇─他妈的,我踹你。”境天被吓傻了,抓起地上的沙土疯狂往魔兽身上砸,攻击力度却是零。伽夜卷袖弹指,数道金丝自指尖飞射弹出,啪、啪数声橡皮筋迸断的声音,魔兽的触手几乎在同时被断。境天嫌恶的解开腿上纠缠,把那断一半的触手扔在地上,他抬头看向金丝射来的方向,果然是伽夜。他兴奋的挥舞双手:“我─在─这─里!”“看到了。”伽夜并没境天期待中的开心。他又射出两、三段金丝,地上的虾头魔兽转瞬瘫死。伽夜依旧一身绿衣打扮,来到境天身边打量一阵,不解的道:“又搞的这么狼狈?”抓起境天的手感应,眉头皱的更紧了。“零环?”“是呀,哈哈。”干笑两声,境天开门见山,“就是为了这事来找你,我的金丹被魔界炼化了。”“魔界?”伽夜一惊,急急将境天翻过来转过去检查,幸好没有缺角,他安心的吐一口大气:“呼。”“不用紧张啦,我死不了的。”境天倒是得意,他附耳对伽夜说:“要杀我的话得用特殊方式,必须这样、那样……懂?”“千万不能跟别人说。”伽夜脸色凝重的交代。“当然不会说。”境天轻浮的挑动眉毛,“这不是重点,我现在没有金丹了,连真元力都没办法储存生产,处境只比孤魂野鬼好些。”“那怎么办?紫炼有提供办法吗?”伽夜看来比境天还着急。“呃,我没有问。”境天傻住了,都忘了有一只超级好用的紫炼。伽夜无力的轻叹:“请爱用紫炼。好了,那你来找我是有想到什么方法吗?”“有。”境天猛点头,“我想借你的真元力送我一颗金丹。”就像他当时为李楚做的那样。借由外力得到金丹固然方便,但缺点是,金丹内的真元力要是超过自身的负荷,就算存的住,也难以控制。因为修行与金丹内的真元力不成比例,就像寄居蟹可以钻进比他大两、三倍的壳,但扛不扛的动又是另回事。伽夜得思考一下,境天所提是不是个好方法。境天深谙伽夜木楞、做事一板一眼的个性,他打断伽夜的思绪道:“不用想了,我帮你想好了,行啦行啦,快帮我做一颗金丹。”“这……”伽夜抿唇,仍感到有些不妥。“不如先问紫炼。”“他醉倒了,大概要六个小时才会清醒。”境天等不到那时,自觉他的方法挺好。“沉着点,境天。”伽夜敲了境天的头一拳,撇撇嘴又说:“我没想到你这回会卡上魔界,否则我一定阻止你。不如来昆仑和我一起住吧,就别理魔界、人间界了。“要是他们找到昆仑来,我会替你出头挡下,要是去了人间界……就算我想帮你挡,也心有余而力不足。”毕竟昆仑才是他的地盘,人间界的变数太多。“伽夜,我知道你关心我,但事情牵扯太多人了,要是我此刻抽身,岂不对不起他们。唉。”境天无奈的吐气,再把重点拉回:“给我一颗金丹、金丹、一颗金丹、给我一颗金丹、金丹、我要一颗金丹。”“没有。”摊摊手,伽夜铁着心说:“差不了六小时,等听听紫炼怎么讲。”“吼,你宁愿相信紫炼那个钱鬼、醉鬼,也不相信我?”“没用,网投赌博娱乐大全不吃你这套。”伽夜将气凝在指甲上,他拉过境天并以指甲往空气划出一道缝。缝隙露出白光并越裂越大,伽夜纵身一跳!拉着境天重返人间界。他得亲自与紫炼谈谈境天的事。蓝天白云在两人身边穿梭,万丈高空中,伽夜问道:“紫炼在哪?”他深呼吸人间界的空气,还是比较喜欢昆仑多一些。“欸……老夜呀,不是我不告诉你,是我连这里是哪儿都不知道,怎么跟你说方向?”两人僵在半空中,这下子要怎么办?东钻西窜的老半天,两人总算找到地精藏匿的山区。境天终于认得路了,他领着伽夜来到亚帝国宫殿的通道口。圆丑恰好结完蛛网,讶异的看着境天与伽夜。“你们……”依然寡言。“放心,这是伽夜,不是魔界的探子。”境天为两人介绍。伽夜与圆丑没有交谈,互相颔首算是认识了。圆丑没让路,他忙着把最后一个步骤总结。蜘蛛脚勾起一根丝弦,铮的弹一下,震动将质动力分布散开整面蛛网,蛛网刷的变成透明。伽夜眼睛一亮,“你是质动力型的。”圆丑回看一眼伽夜,什么也没讲就钻回土里。境天牵过伽夜跟着往亚帝国通道走去,“走了。”地精们看见陌生的伽夜,再次掀起讨论风潮,一群地精跟在他们后头叽叽呱呱。境天无奈兼摇头,假装没发现他们的好奇,带着伽夜进到宫殿中为众人做介绍。众人不由惊讶,也不见境天走出宫殿,为什么会从外头回来?境天再次随便敷衍的混过去,直说:“你们慢喝、慢玩。”然后匆匆与伽夜进到紫炼昏睡的房间。紫炼还在醉,躺在床上呢喃:“啊……我没醉、没醉……再来一杯,干啦。”“干个头。”境天跳上草床踢了紫炼两脚,重要时刻居然给他不省人事。“欸,不可以这样。”伽夜急急拉住境天:“他累就让他睡,我们等等他。”伽夜讲完就俯身去看紫炼,还真的醉成烂泥了。他伸手戳进紫炼的鼻子,紫炼难受的发出猪的呼噜声,一时有趣,伽夜将插在紫炼鼻孔中的手指往上提,紫炼眉头整个皱紧,可仍是没要醒来的打算。伽夜忍不住窃笑:“哈。”“呃,这样不太好呗。”境天拍拍玩上瘾的伽夜。不到两小时,外头的喧闹逐渐静下。境天看看睡到打呼的紫炼,对伽夜道:“外头全醉了呗。”好像魔界打来是小事,并没有人太在意。“他们没见过红月之役的惨况,松懈也是人之常情。”伽夜一笑置之,从头到尾就没奢望地精能给多少援助。紫炼被两人的谈话声打扰,呻吟了几声抗议,似乎是叫两人别吵。侧了个身抓抓嘴角,又继续呼噜呼噜。“喂!也睡的太没分寸了呗。”境天用力拍打紫炼的头。紫炼总算拉回神智:“呿呿呿,太无聊去旁边堆沙。”睨了境天一眼,看到伽夜时赫然瞠眼,随即端坐起身,“伽夜?”“是,你睡的很沉,我们叫不醒你。”露出一抹客气的微笑,散发出森林般的芬多精小宇宙,仿佛四周有许多精灵在游戏。“哈,没想到你也来了,境天的摄召力真强。”紫炼抓着盘坐的脚踝,身子不安分的前后摇摆。“嗯,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。”纵使紫炼的举止轻浮,伽夜依旧客气端直。伽夜说话的方式斯斯文文,与境天截然两个样,但紫炼还满喜欢伽夜的,紫炼摊手示意:“别客气,你说、你说,我破例不收你的钱。”“啊?”伽夜显然不了解紫炼的个性。紫炼豪迈的挥挥手:“没事,你继续问呀。”“境天的金丹被化掉,你认为我以我的真元力为他造一颗好吗?”“当然好哇,哈哈,反正又不是耗费我的真元力。”紫炼搞错焦点的哈哈大笑。“不是这意思。”伽夜慌忙解释:“我是指这种作法对境天而言好吗?”“好哇,总比现在游魂的状况强,哈哈。”紫炼又是一阵哈哈大笑,境天不由怀疑他酒还没醒。“不过金丹不是自己炼的,走火入魔的机率……”“很高,哈哈。”紫炼接着说。霎时了解伽夜的忧虑,他敛起不正经的态度道:“你知道仙丹这种东西吗?”“嗯,大还丹、大补丸,是指这类的吗?”伽夜虚心受教。“或是还魂丹、补气丸这种的?”“太阴金丹、太阳金丹。”紫炼露出阴沉的笑容,四周笼罩异样气氛,“刚好补回境天的两颗金丹之缺。”“那是?”伽夜急着追问。“是两颗金丹呀,吃了就变成自己的金丹,却不会有走火入魔的后遗症,完全像是自身炼出的。”伽夜闻言大喜,“该如何得到它们?它们的存量大吗?”“大不大啊……这不是我决定的。”语带玄关,紫炼眯着眼睛笑看伽夜。“许是你决定的。”“什么?”伽夜露出招牌的木愣表情。“这么好用的金丹,为什么一般人不会去取?不完全是因为不知道有这种东西……言归正传,当初七个名字在铸造境天出生时,给他的两颗金丹也是这么来的。”紫炼继续道:“金丹可以做,但灵魂不能,所幸境天的灵魂还留着,因此我们只要找到金丹重新装回境天体内,他又是一尾活龙了。”“别说废话,我的金丹要怎么拿到?去跟七个名字要?他们死的死、失踪的失踪,这法子只怕行不通。”境天抱着双臂摇头。“哎哟,我、绝代、圆丑、仇冠、伽夜、黄马会助你一臂之力的,何况我们有比七个名字差吗?但是价钱方面……”紫炼搓搓手指暗示。伽夜正打算与他喊价,境天却先一步厚脸皮的将头靠向紫炼肩膀。“小女子愿意以身相许。”声音娇嗲,境天手指绕着紫炼的胸前转。紫炼往后弹开,害怕的拨拨肩膀:“呿呿,老是坑我。”“那就快说说,我们该怎么做?”境天可不想一直狼狈下去。伽夜反倒静下心,他将境天从紫炼面前推开,自己卡位到紫炼身前:“先解释你刚说的那句好吗?为什么这么好用的方法,一般人就算知道也不会去做?”他必须详细了解正、负影响,免得境天多走一趟冤枉路。“天然金丹的造就,是以第三者的真元力,转化太阴、太阳二者的力量而成。重点不是太阴、太阳,而是‘第三者’的真元力。“谁会去帮人家弄两颗金丹?这么耗真元力,要是中途被袭击又该怎办?而且……因为金丹是以第三者的真元力做媒介,要是第三者不够强,做出来的金丹就会相对的弱,不如自己修炼一颗来用比较实在。”紫炼说到这里,他看向境天:“境天是特例,他的金丹是由七个‘第三者’所转化出来的,因此特别的强,比七人其中任何一个‘第三者’的金丹都要厉害。”“关于你先前说的─金丹的存量大不大许是由我决定,又是怎么回事呢?”伽夜的视线和紫炼相对,如此一来要是紫炼心绪有细微波动,他便能马上抓到。事关境天的未来,他不得不谨慎。紫炼啐一声,伽夜的口气是温和,但逼人的气势仍是明显。紫炼没发怒,修养好的说:“圆丑他们不可能提供太多真元力帮境天造金丹,你们也别奢望我会友情大赠送。因此,转化太阴、太阳的真元力来源,当然大部分得由你供应了。你愿意给越多,境天的金丹就越大。”“是,我没其他问题了。”伽夜松下心头大石。换紫炼戴上愁容:“我的问题就不小,还要去说服圆丑他们帮忙。”抓抓弄乱的头发,紫炼把眼神放空。正思索要怎么欺骗其他四人,以求得到最大利益。境天像是路人甲的拔着干草玩,似乎伽夜与紫炼的交谈与他无关。彷若自言自语,他没抬头的说:“你行的啦,你最强了!我相信你。”“出一张嘴。”紫炼无奈的斜睨境天,半晌摇头轻叹,“我会先盖住一颗金丹,你们要配合演戏呐。”交代一声后才认命的往房外走去。伽夜与境天没跟出去,两人窝在房里说悄悄话。虽是悄悄话,但内容尽是没啥营养的闲聊。紫炼就累了,带着还没退去的满身酒气去当说客。第一个找上的是黄马,黄马立即就被搞定。紫炼只是搬出境天来,黄马便自己抢着献殷勤的应诺。且将紫炼拉到一边去,拜托紫炼美言几句;紫炼敷衍的说好,实则在心里吐了千百回。为什么男人可以把甜言蜜语挂在嘴巴,肉麻兮兮的话语也不怕污染旁人视听?“记得要帮我牵红线喔。”黄马不嫌麻烦的提醒。“好啦好啦。”紫炼挥挥手,头也不回的靠近绝代。第一击就顺利成功,虽然听见很多想吐的话,但仍算值得开心的事。他来到绝代身边,绝代正咬着杯缘,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里头的甘霖玉液。绝代抬头眨着纯真的大眼看紫炼,随后又把头垂下继续咬她的杯子。“那个……”紫炼陪着笑脸。绝代再次抬头,歪着脖子问:“找我?”紫炼点点头,示意绝代到一旁谈。将绝代拐到角落后,他架起回动力圈隔绝杂务,开始比手画脚的诉说自编的前因后果,一小时后他问道:“了解?”“不了解。”绝代认真的摇头,一面漫不经心的咬杯子。紫炼挫败的感喟,居然遇到和李楚同样难沟通的家伙。他没力气重讲第四遍,直接问:“可以借你两成的真元力吗?”“可以。”绝代总算懂了,她开心的直点头。“这样说我就明白了,你要借我的真元力。”“对、对,就是这样。”紫炼附和道。撤掉回动力圈,紫炼难得会认为讲话是件累人的差事。他急急逃离绝代,没办法忍受站在笨蛋身边太久,这会让他崩溃。下一个目标是骷髅人仇冠。是个阴沉的家伙呢,紫炼面色凝重的接近仇冠,怎样的开头都觉不太妥当。他别扭的东看西看,双手无措的在身上抓来抓去。仇冠望向紫炼,一脸不明所以的唤道:“紫炼,有事吗?”“有。”“嗯……”仇冠沉吟一声表示有在听。紫炼速速交代金丹的事,并以多一只,境天多一分力量为由,请求仇冠分出二成力量,换来一只有十成功力的境天。“好。”仇冠没废话半句,却在紫炼笑开嘴角的时候补道:“这是我欠你的人情,不是为了境天。”紫炼的笑容僵在脸上,这话是什么意思?是在说……人情不是境天欠下的,而是他紫炼得去还啰?他双手压着脸颊,感觉钱正从口袋中流失。好一会儿才恢复精神,紫炼拖着颓丧的步伐去找圆丑。似乎还没听过蜘蛛怪圆丑说半句话,紫炼不禁头昏脑胀,为什么全是一些不亲切的家伙,多来几只绝代不好吗?想了想,他自己摇头,不好,绝代太笨了。紫炼绕走一圈水晶宫殿,可是遍寻不着圆丑。地精们不是一问三不知就是醉倒了,他只好自行转到前花庭去。一眼望去,依旧不见圆丑踪影。紫炼不由心慌,不会是走了吧!他急忙运动真元力感应三公里范围内的气息。仍是感觉不到圆丑,紫炼既讶然又困扰的张大嘴巴,少一只五环能力高手帮助,金丹的力量会少很多。似乎知道紫炼在找,圆丑的气息不期然飘出。紫炼一颤,圆丑就在一百公尺内,他赫然转头,果然看见圆丑窝在前花庭的一处角落。圆丑身上罩着一层蛛丝,彷若一颗大型茧囊。细致的蛛丝中有质动力在流转,不仅把圆丑的气息盖住,同时也成为极高明的障蔽,圆丑被隐藏的天衣无缝,简直就和大自然化成一体。紫炼差些忘了,他救回的这些人是五环能力者,自嘲的苦笑,一边迈开脚步。待紫炼来到圆丑身前两步距离之处时,茧像蚌壳一样往两边掀开。紫炼停下步伐,不知该不该进入,茧却伸出无数蛛丝捆向他,仿佛要将他吃掉。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紫炼定下不安的心情,任圆丑的蛛丝把他拖入茧中。圆丑在紫炼进入茧之后,把茧重新密合起来。他不习惯曝露在大庭广众下,会叫他全身不自在,阴晦的角落比较能让他安心。茧在多塞入一个紫炼后,空间狭窄不少……圆丑咕噜着八颗眼珠子,四只尖利往内勾的门牙,只差五公分便会贴上紫炼的鼻。他的呼吸扑在紫炼脸上,一股魔界特有的腥臭充斥茧囊中。圆丑动动门牙。紫炼赫然回神,对上圆丑的八颗眼珠子,却不知该看哪一双眼。他结结巴巴的打招呼:“早。”圆丑的门牙吱嗄两声,似乎是叫紫炼直接说明来意。紫炼咽了一口唾沫,与一只实力在伯仲间的蜘蛛怪关在狭小的空间里,原来压力这么大。他努力镇定下来,然后把境天的事阐诉一番,最后期期艾艾问道:“能借你二成的真元力帮忙吗?”四只门牙吱嗄吱嗄响,圆丑的眼睛看向上方。是在思考还是在回话?紫炼被搞晕了。他拉拉领子,不知为何总觉快要窒息。圆丑的视线重落在紫炼身上,他点点头,没等紫炼道谢就把紫炼扔出茧囊。“哎哟。”反应不及,紫炼一屁股摔在地上。算是圆满解决任务了,他没形象的抚着屁股起身,再来是……掐指算算日子,又思索一下今天的天气状况。

  原标题:北京:初三学生下周开学 教职工已全部到岗

原标题:《巫师之昆特牌》双店店控制北方卡组教学

,,押龙虎十大技巧口诀
 

    有帮助
    (1)
    100%
    没帮助
    (0)
    0%

    Powered by 网投赌博娱乐大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